网站首页 >> 港城资讯 >> 港城热点 >> 热点消息 >> 正文

革命英雄马骥:把骨灰安葬在战斗过的地方

来源:秦皇岛晚报    2021/5/10 7:32:10     浏览次数:0

本报记者 刘迅

一封没有寄出的信

       “在抗日战争年代,我和我所在的部队(十二团和七区队)转战在长城内外的临榆、抚宁、青龙、绥中、建昌、凌源等县一带。在以上各县,我有不少一起并肩战斗的军、政同志牺牲在那里,有不少无辜的群众被敌杀害在那里。他们没见到抗战胜利的形势,更没看到新中国。我这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因此我要把我死后的骨灰分别撒在以下三处:抚宁县的柳江煤矿西山(临抚昌二总区长何景文同志和七区队一连长李德修等同志牺牲在这里);青龙县的花厂峪(这里有数十名无辜群众惨遭杀害);邱杖子乡乱堂子沟北山上(凌、青、绥总区长海瑞祥等同志牺牲在这里)……”
         这是一封没有寄出的信,写于1987年5月16日,藏于抚宁区档案馆,作者是曾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八路军冀东第七区队区队长、十二团副团长马骥。

在抚宁,马骥是与戚继光齐名的英雄

       李利锋,抚宁区党史专家,多年从事档案管理工作,对搜集、整理革命英雄的生平事迹倾注多年心血。几年前,李利锋经过多方寻找,联系上马骥的子女,从而搜集到许多珍贵的一手资料。说起马骥,李利锋感慨道:“在抚宁,马骥是与戚继光齐名的英雄,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没有不知道的。”
       “马骥1913年生于北京市,年轻时当工人,长期受到压迫,逐渐有了革命精神。”李利锋介绍,1932年秋,马骥参加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任警卫队队员,1933年春投奔吉鸿昌领导的抗日同盟军,任战韬部侦察参谋。
       同年5月31日,国民党与日军妥协,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冀东地区被划为“非武装区”,实际上被日军控制,这一事件激起了广大爱国志士的强烈反对。同年9月,方振武、吉鸿昌组建反蒋讨贼联军攻打北京,在近郊立水桥一带遭到蒋介石和日军的联合攻击,讨贼联军失败,马骥回到北京,当装订工人。
       1939年7月,马骥在平西参加萧克领导的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10月在挺进军随营学校(后改为抗大分校)第2期毕业后,任京西第三十七大队(冀东十二团前身)通讯排排长。同年12月,马骥率领的通讯排跟随十二团团长陈群所带领的一个连的兵力回到冀东,深入敌后。

当之无愧的常胜将军

       李利锋说,“马骥骁勇善战,有勇有谋。战前准备充分,战时英勇顽强,他的部队经常能以少胜多,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1940年1月,马骥率通讯排(共16人)到迁西县新集以南、以东一带,迁安县杨店子以北、以西一带开辟根据地。3月下旬,马骥率通讯排攻克杨店子以北的马兰庄伪警察中队据点,俘虏伪军官兵70多人,缴获长短枪70多支,我军无伤亡。
       1942年4月,马骥率军到青龙西部、宽城南部开辟根据地,攻克了亮甲台、娑罗树、熊虎斗等据点,毙伤伪警官兵200多人,缴长短枪200多支,我军无伤亡。
       1942年8月中旬,马骥部队在临榆县大深巷西南击溃海阳据点前来阻击的日伪军六七十人。8月23日,马骥带100多名战士,在安子岭、隔河头间歼灭武修忠讨伐队大部(约150人)和敌指挥所全部(20多人)。8月下旬,在界岭口以西鲇鱼洞击退伪青龙县张金祥讨伐队300多人。11月10日,马骥部队200多人袭击西双山伪警察所,缴获枪支弹药一批。11月21日夜,马骥带一个排的兵力,从凌源河坎子出发,攻克老达杖子警察分驻所,俘敌8名,缴枪11支,烧毁了全部房屋、岗楼。
       …………
       在抚宁人民心中,马骥是一个传奇,是当之无愧的常胜将军,连续不断的胜仗极大震慑了日军的嚣张气焰,给群众带来鼓舞。

全歼一个日本宪兵中队

       海阳镇范庄一战让李利锋津津乐道。那场战斗中,马骥率部全歼了一个日本宪兵中队。
       1944年秋,马骥得到消息,临榆县日本顾问高石茂利要到海阳镇政工办事处视察。
       “当时的海阳镇是秦皇岛外围敌人最大据点,驻有日军一个宪兵中队70多人,以及300多名伪军、伪警察。敌人经常从海阳镇出发,经范庄、侯庄,向西北我方抗日根据地抓人、抢粮。”
       李利锋介绍,8月23日凌晨1时,马骥带领300多名战士秘密来到范庄、侯庄一带展开埋伏。为了不惊动老乡和行动保密,在进院子前,各班先派出一名战士翻墙而入,轻开院门,然后,请本班战士进院,再关上大门,就地休息。 一切动作,轻手轻脚,鸦雀无声。
       老乡们天亮起来,看到院内睡着人,才知道来了八路军,至于隔壁邻居,压根就不知道。老乡们起来后,战士们搭起脚手架,凿射击孔,打通院墙,使家家相通,以便于战斗时运动兵力。为了不让敌特务发现异常,村中不设明岗,只放暗哨。
       当天上午9点多,我方一名侦察员走到范庄南街时,迎面来了6个敌人,骑着自行车,都背着枪。侦察员迅速隐蔽,没想到一个敌人无意间走了过来,侦察员没沉住气,冲敌人放了两枪。听到枪声,敌人纷纷扔掉自行车,逃回海阳镇。
       侦察员打草惊蛇,高石茂利还会来视察吗?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埋伏?
       马骥考虑到,侦察员当时穿的是便衣,而且暴露的只有1人,敌人逃跑也没有遭到追击。这很有可能会给敌人造成假象,以为来的是一两个“土八路” ,而不是八路军主力部队,敌人反而有可能率大部队过来搜捕。
       马骥决定调整战斗部署,继续埋伏。
       没过多久,高石茂利带着200多名伪军和日本宪兵中队的70多名敌人大摇大摆地走进范庄,刚进范庄就原地休息,他们的休息地正好处于我军射程之内。马骥身先士卒,打响战斗第一枪,敌人惊慌失措,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此次战斗中,马骥率部全歼日本宪兵中队,其中包括宪兵队长宾田和高石茂利,缴获日式歪把子轻机枪4挺、掷弹筒3门、长短枪88支、战刀5把、自行车6辆、子弹1万多发。

骨灰被安葬在抚宁天马山

       革命战争年代,马骥用一次次胜利在冀东大地上谱写出属于英雄的壮丽诗篇。解放战争期间,马骥先后参加了第一次打四平、四平保卫战,三下江南打榆树台、郑家屯,二次打四平,三次打四平,打德惠、打九台、打农安大窑等多次战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1951年10月至1952年4月,马骥任华北军区装甲兵司令部司令员;1978年2月4日,任装甲兵技术学院院长;1980年5月,任中央军委装甲兵司令部顾问(正军职)。
         在和平年代,马骥时常怀念那些牺牲的战友和无辜百姓,怀念那片他曾经为之战斗过的地方。2002年6月5日,马骥去世,同年7月23日,他的骨灰被安葬在抚宁天马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项目分析  保护隐私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用户体验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秦皇岛商务网发布的信息不作为承担法律责任的依据,请交易双方认真核实对方的手续、证件,最终解释权归秦皇岛商务网所有。 秦皇岛商务网 版权所有

秦皇岛商务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35-7180000 举报邮箱:qhd119cn@163.com

网站备案:冀ICP备1902611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30202002463号